官员称香港药价低因无关税增值税及医院加价等

“在政府管制范围内的300多种外企原创药中,80%的价格确实高于韩国、香港、台湾,但70%低于欧美和日本。”针对最近内地有些药价比香港贵的热议,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7日在“2013北大卫生经济论坛”上如是表示。(《京华时报》9月9日)

内地进口药贵过香港,早已不是新闻。前不久《人民日报》调查报道,多种外资专利药在香港和内地存在不小的差价,比如,同样规格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,在内地卖24500元,而香港药房最低报价约合人民币14800元,相差上万元。仅一江之隔,药价悬殊至此,不独患者,恐怕绝大多数内地人都惊呆了。

内地进口药为何贵过香港?郭剑英给出了答案,“香港没有5%的关税和17%的增值税,没有15%的医院加价,流转费用也不会达到20%多,加上这些药价自然会高。”作为发改委价格司官员,郭剑英的判断应该颇权威和准确。既然把准了脉,能否开准药方,使虚高药价降下来?

应该说,关税和增值税并不容易降,那么借鉴香港经验,能不能剪除15%的医院加价和降低高达20%的流转费用?众所周知,医院加价15%完全属于“合法伤害权”,换言之,这是被允许的。比如,2006年,发改委和财政部、卫生部等部门联合发出通知,其中规定“全面调整政府定价范围内的药品价格,并将县及县以上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销售药品实际加价率严格控制在15%以内”。药品加价15%早已是公立医院奉行的明规则,但颇受公众诟病,去年的全国两会上,有全国政协委员建议,取消医院在药品采购价基础上加价15%销售的政策。如果取消了这部分加价,患者就会被少宰一刀。

还可以压缩的就是流通成本。任何商品流通都有流通成本,药品自然不例外,但有的流通成本高得不正常,因为里面注入了太多的腐败。一项调查显示,灰色支出占最终药价20%是业内平均值。日前,媒体披露,葛兰素史克中国成立了大客户团队,向全国数百家三甲医院和部分二甲医院的主管副院长、药剂科主任大肆行贿,每年的公关费达上千万元。这上千万元的公关费必然算入药价成本,羊毛出在羊身上,患者最终承担了虚高药价。

难道在香港,药品就不需要流通,成本就不高?答案是,需要流通,但流通成本不高。原因在于,“药厂到患者之间极其精简的销售链,没有中间盘剥。而且政府管理的医院,由医管局采购药品,不能有佣金,公立医院用药费用由政府负担,药品都是原价销售。”由此可看出,流通环节精简,而且医院不加价,是香港药价较低的重要因素。那么,在香港,药品企业就不公关、不需要打点吗?由《人民日报》的调查可知,在香港,药厂也会通过一些方式影响医生。比如,药厂出钱办研讨会,或者请医生出国参观药厂,交通费、食宿费都由药厂负责,“但是,活动必须跟业务有关系,如果是顺道旅游所产生的费用,比如景点入场费等,医生就要自己出钱。”收受回佣要负刑事责任,一经廉政公署查实,医生的声誉和前程就会毁掉。严格的制度设计,保证医生有操守,这也是值得内地思考的地方。

内地进口药贵过香港,原因不难诊断,难的是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。谁来下药?当然是职能部门。身为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巡视员,郭剑英看到了病灶,相信除了他,还有更多的官员都看到了病灶。他们掌握着决策权,那能否在挤干药价虚高上多一些行动呢?